• untitled

    2005-03-24

    Tag:记忆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bon-logs/1077022.html

    电台,这个曾经在小学中学痴迷过的娱乐,其实也就是痴迷每天中午和傍晚的古仔,上大学之后,电台已经慢慢远离我了。想不到,离开大学之后,竟然让我遇到蔡主任电台,不过我却没有完完整整听过一期节目,不如说让我遇到业余开电台的蔡主任好了。

    2004年某天,sonicfly参加比赛唱古巨基的《任天堂流泪》,我、何b、阿靓还有蔡主任一行四人去现场做番薯。那天是第一次见蔡主任,印象:瘦、ws!不好意思,之后接触的印象已经将第一次见面的印象覆盖了,因为蔡主任实在是太WS。

    之后多次radio版聚会,钱柜唱K,下渡糖水,cuteya包包主任的生日联合报告会,主任ws的形象越发深入人心,何b和主任拉上我,竟然成为radio版水友口中的ws三人帮,救命,其实我的ws功力远远不及何b和主任。不过为了不让听众观众失望,我也倾我所能配合何b和主任一起将ws进行到底,最经典的当数6月底的radio版聚,三人合唱的豪情版《狮子山下》。

    蔡主任,一个业余DJ抱着专业心态用一年的时间做一百期电台节目,从刚开始的单纯点歌到后来从水友灌水中发掘吹水的话题,到自制版头和请版友客串版头,再到后来录制感人的广播剧《雪玫瑰》、未完成的《肥鹏故事》还有将完成的《4:55》。这一年来,主任一直坚持着完成他那DJ梦,即使只有一个听众,当然主任“开mic”一呼天下应,听众虽然没有成百上千,但是肯定不止一个,十多个radio版的常驻版友,同时也是蔡主任电台的忠实拥趸。蔡主任电台将版友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,也是这群版友成就了蔡主任电台。有蔡主任的电台,有蔡主任的ws言论和行为,radio版总能从愁云惨雾中回到欢声笑语。

    看过一部电影,其中一个场景是在葬礼上,一个人说死者曾经问他,如果你和朋友爬山遇到意外,你要掉下悬崖,朋友拉着你的手因为没力而慢慢松开,你会对朋友说什么,死者对他说,他会对朋友做一个鬼脸,让朋友记着他死前最后一刻是笑的。离别总有时,蔡主任和radio版的水友再过几个月就要离开校园各奔前程,蔡主任电台也将停播,我们要记住的是我们每次听蔡主任电台的快乐和欢笑,而不是离愁别绪。

    以后我们还会听到其他电台节目,我们还会想起蔡主任电台吗?蔡主任以后还会做节目,或许听众不再是我们,他也会想起我们这群听众吗?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请问是什么radio啊?
  • 佩服啊,执着啊
  • …… 好性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