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Tag:现场

    美好的事物,不会同一天出现两次的,特别是不会接踵而来。

    和朋友在海印桥南的炳胜吃饭,虽然说不是很久没见面,但是相聚一起吃饭总是一件让人感觉美好的事情。

    之后的演出本来就没有预期多么的美好和精彩,所以也不算是失望,只是想看看两支香港乐队表现如何。

    和图腾吃得饱饱的赶去Bunker Club,演出还没开始。因为Bunker Club的音响效果默认值从来都是中下水平,看着几支乐队的人上台试音,正常的效果都出不来,乐队的人郁闷,台下观众痛苦。

    广州三支乐队。大话梅,之前图腾推荐过,但是这次演出显然没达到那种应有的水平。Horror of Pestilence,最出彩的非主唱绿巨人莫属,他的声音完全将乐队其他成员的乐器盖过了,嘶叫、吼叫、嚎叫,不是一般的水喉,而是消防喉,喷薄而出的表现力,和他身形非常匹配。Burnmark,全场表现最好的乐队,只是音响太差影响了效果,Burning依然精彩,第三首歌的solo旋律感很强,第二首歌用了摇把的效果很酷。

    香港两支乐队。Embryo和Die in Velvet,之前在他们的myspace试听,已经觉得比较难分辨哪个是哪个,而且demo的效果都不突出。他们的现场更加让我有越发模糊的感觉,排除音响差的因素,我在他们的演出中都找不到精彩的地方,旋律、节奏、编排,很混乱。消化不了他们的音乐,只能消化肚里的食物,之前吃太饱了,坐着等演出结束。

    嗯,明知Bunker Club的音响差,为什么还要去看演出呢?不是自虐,也不是为了每次都埋怨那里的音响,而是不想错过,或许十次演出中会有一次是精彩的,或许还会碰上去年3月4日那样美好的演出。

    后记,第二天星期六回家吃了很多东西,晚上不停拉肚子,星期日更是严重头痛全身乏力,病的七荤八素,不知道是炳胜的虾生还是吃太多的缘故,反正就是苦啊。

  • Tag:现场

    人生道路就像过山车,在高潮和低谷中不断翻滚,不同的是过山车付出金钱玩几分钟,而人生则是付出所有玩一辈子。

    三月份的演出也有点像过山车,先是一场使人兴奋振奋亢奋的地下金属演出,接着的竟然是一场时间短观众少烂透顶浪费钱的所谓金属演出,再之后就是令人怀念教人期待给人惊喜的声音与玩具。

  • Tag:现场

    来星海音乐厅看演出,总是自觉有点附庸风雅。

    帝国铜管五重奏与管风琴音乐会在中国大陆只有广州和澳门两场,还可以听到管风琴的声音,的确是难得。

    虽然进场前看了节目单的介绍,但是始终不知道如何欣赏,只是觉得音乐好听演出精彩。而管风琴的声音却未如所料般震撼,听起来像midi音乐,独奏时有点闷。

    不懂得欣赏,只是囫囵吞枣,颇为浪费,听交响乐还是要有资深乐迷指导才行。

    附:帝国铜管五重奏与管风琴音乐会网页帝国铜管五重奏Empire Brass官方主页

  • Tag:现场

    之前错过了两次美好药店和小河的演出,觉得有点遗憾,而对美好药店和小河的认识都是来自pinkspider对小河的充分赞赏和他的个人观感,还有某次演出之后在solo bar门口买的美好药店专辑《请给我放大一张表妹的照片》,至今从来没有完整听过一次,而专辑封面和内页的手绘画比音乐本身更吸引我。

    这次去看美好药店,完全是冲着小河去的,更多的是期待小河的个人演出。美好药店的演出可以用有趣来形容,吉他、贝斯、萨克斯、鼓、手鼓,还有小河戏谑的声音,经过不同的排列组合,玩出风格多样的音乐,从摇滚玩到民谣,又从爵士玩到实验,精彩纷呈。只是我觉得,精彩的确精彩了,但是没什么让我兴奋的段落。

  • 木马 2005.05.21

    2005-05-23

    Tag:现场

    木马是我最喜欢的乐队之一。

    犹记得2003年8月3日在live home 3第一次看木马的演出,场地毫无装修,楼梯连扶手都没有,天花板、墙、地板都是毛坯,只有最简单的灯光和舞台,那晚的演出很精彩,木马的encore曲是Joy Division的Love Will Tear Us Apart,因为人们觉得木马很像Joy Division,那时候我也是这样认为。第二次看木马的演出是2004年7月10日在桥房,那次只有木玛和冯雷两人,唱了《Yellow Star》里面的Feifei Run。

    木马在2004年发表专辑《果冻帝国》,鼓手胡湖退出乐队,李元成为新的鼓手,还增加了原来二手玫瑰和张楚的吉他手王钰棋作为主音吉他手。

    第三次看木马的演出就是2005年5月21日了,人非常多,但是据mash和pinkspider说20日晚窦唯+不一定的演出更加多人,连站的地方都没有,看来有兴趣看大牌的人还不少,这也只是我的猜测。

    从9点30分一直等到10点10分,木马终于出现了。主唱木玛的扮相实在太像The Cure的Robert Smith,蓬松杂乱的头发。现场气氛已经开始燃烧起来了。

    两张专辑《木马》、《果冻帝国》和EP《Yellow》里面多首我喜欢的歌曲都唱了。前奏响起就知道是哪首歌,记得旋律的走向却记不住歌名。

    最爽的就是《果冻帝国》版本的Feifei Run,延长的前奏将情绪不断积储,如果将cd中的声音形容成被雕琢过的冷静,那么现场听到的声音是原始的热情,现场闷热的空气已经让我一身热汗,而且木马的音乐为我带来的却是一身冷汗,每次看到一场精彩的演出都让我流一身冷汗,热汗冷汗混在一起,兴奋啊。

    还有Yellow Star和没有声音的房间连在一起唱,虽然中间转折显得有点长,但是这样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,我实在很喜欢乐队将多首歌曲串在一起演出,一气呵成。

    这次encore的歌曲是钢琴版的Feifei Run和观众呼声最高的舞步,不再是Joy Division的Love Will Tear Us Apart了,我想不是没人记起5月18日是Ian Curtis的死忌,而是木马脱离了Joy Division的影子,成为独一无二的木马。吉他手王钰棋一直闭眼弹吉他享受着,到最后也向观众喷啤酒,还跳到人堆中一起疯狂。这种疯狂的状态我记得在铜镜的演出出现过。

    木马重复舞步最后两句歌词“随后的事由你自己决定,没有什么事可以自己决定”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那是唱给和我一同看演出的朋友听。

    这不是一场让我兴奋异常的演出,这是一场精彩纷呈的演出,这也是一场快乐的party,每个人都享受着。

    演出结束,我在门口买了美好药店的专辑和两张木马的海报。

    演出曲目:
    纯洁
    爱得像蜜糖
    超级party
    果冻帝国
    feifei run
    情节
    把你的嘴摘除掉
    yellow star
    没有声音的房间
    我失去了她
    如果真的恨一个人,那就是我自己
    feifei run
    舞步

    后续,22日晚在中山纪念堂举行的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颁奖典礼,窦唯+不一定、王磊+泵、木马、周云蓬都上台演出了。窦唯+不一定玩的音乐很fusion很jazz feel,感觉很好,不去他们的专场有点后悔。王磊一个民工样,赤脚在舞台上玩着被大会称作电子的reggae,很闷。木马,钢琴版本Feifei Run+舞步,就在Feifei Run完结舞步的第一个音符响起,本想走出来的支持人缩回去了,震撼全场啊,观众都给木马镇住了,可能是吓得没反应。周云蓬+小河的民谣虽好,却不对我胃口。